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摇曳狗尾草

http://www.jiahuxx.com/

 
 
 

日志

 
 

改河输理(之二)  

2011-03-14 08:4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都堂率家眷浩浩荡荡地奔赴坟场祭祖, 冒雨的家丁前后左右沿着水汪汪泥泞的道儿一路簇拥着,轿夫的吭哧声,脚踏泥水的嘭哧声和轿子吱呀声交织在一起,更显空气的沉闷。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王都堂一行的声势。一些衣衫不整的行人惊骇地打住, 立在路边或干脆闪在齐腰深的水沟里;一头黑色瘦骡也被主人紧紧拽住,牲口不羁的脚蹄这时很是安分触地,生怕也遭遇什么灾祸。

    没有一袋烟功夫,他们的视线便从远处的群山移植到澎湃奔涌的干江河来。这条古称“水无水”的河在王都堂的眼里只是条干旱时水面清浅,涝时一片汪洋有水之河。此时他不去想这“水无水”是什么来头和什么意思,昨日不畅已化为今天的具体事情。此时的他眯缝着眼,干江河沉闷或雄浑的声音在他耳根好似是多音符的交响曲,陶醉在一种情形当中——周围的人们深怕决堤了,那决堤的情形真可怕,田受淹,人冲走,灾民遍布……上边来人查看,上边下来赈灾款子了, 白哗哗的银子耀得人睁不开眼, 银子碰撞声让耳根很受用……一想起款子, 迷糊之中的王都堂猛地一怔,睁开了眼睛,不过一撞上这污浊雨天,马上又闭上了眼睛,赶紧想像又有白哗哗的银子进账了的美事!心里更是流涟梦中的场景了。想到这,他倒盼望着雨下得再大些,多些时间,这样才能引起上边注意,才能列为灾区,自己才能堂而皇之地去上边跑钱要钱然后贪钱。

   王都堂就有那鸟福气,出来还是阴雨霏霏的,走着走着的天却意外地放晴了。阳光从云彩里射出万道金光,不一会儿便使得四周暖气腾腾的,轿子里眨眼也成了蒸笼。王都堂一下子如夏日闷热的猪一般,很想拱一番污泥让自己凉快凉快了。不过这会儿,王都堂因为看到祖上那颇气派的墓园而使自己的心情如同天气一样放晴了。

     “落轿!”随着管家一声如狼嚎般的喝叫,轿子稳稳地着了地。王都堂在迈入祖宗坟场之际还不忘整整行头:扶扶代表身世的花帽,甩甩袖,弹弹衣襟,然后迈着鸭掌步进入。不过,刚探头一望, 他便有了终生都不想再看的念头了——在水已浸渍的坟上面,黑压压爬了一层老鳖,不仔细看好比是抹了一层水泥。但令王都堂更不可思议的是,坟帽上不但有,而且是两个摞着,就像正起劲压蛋蛋似的!下面的鳖头微微低着,好像是有点羞,怕见人似的,上面的却口吐白沫子,两只红圈的眼直瞪着王都堂,好像说:王都堂,你再大的官,多威风,我还是在你祖人身上压蛋蛋。王都堂一看恶心又恼火。你想我十多顶轿子,孙子儿女一大堆,人丁杂手这么一群,却你这霉头家伙这般示威挑衅!王都堂看着要呕吐了……连忙掏出手帕把嘴捂得严严的,心里满是诅咒:好你个王八,看我咋着收拾你!他眼暴着,牙咬着,一个巴掌狠力照那鳖头拍去——我非,我非把你这鸟头给搧阳萎了不可!谁知……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