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摇曳狗尾草

http://www.jiahuxx.com/

 
 
 

日志

 
 

改河输理(之一)  

2011-03-11 14:2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河输理(之一)

元朝末年秋季的一天, 干江河的洪水如元朝的苛政一般舔噬着人们的心。

多日的阴雨,使得从南边山上下来的洪水水势很大, 洪水挟带着杂物在渡口处迂洄着,翻滚着,激荡着,水的咆哮声老远都听得见,使得附近村民的心随着涨势一点一点地起波浪, 夜里连衣服都不敢脱,起来好几回,他们看看再看看,生怕被暗浪卷走。以至于第二天天刚亮,一些人便准备好了东西外逃。大家沿着河堤,肩挑背扛,牵儿驼女,赶着牲口奔涌向渡口。其间,一个头戴斗蓬的,不小心被刮进水里了,他探身试图捞起,但眨眼间那帽子便被翻腾的浊浪卷得遥不可及;一个推独轮车的不小心车颠了一下,一个褐包裹件振落在河里, 手握一柄巨大黑雨伞的财主好是一顿喝叱,话意这日的工钱算给了啦。这边排队人们,举着纸制的雨具如一个个狗尿苔,在凄风苦雨中忽啦啦作响,丝毫没有一点江南水乡的韵味。一个衣服露烂的农妇在雨中已待多时了,怀中的娃儿被雨水淋得哇哇直叫,如河中的浪一声高过一声地啼哭,给这并不宽阔的渡口增加了几多惆怅,几多凝重……

世代在干江河畔居住的王都堂此刻在前厅里踱来踱去,那形象恍若一个成了怪物的臭虫,华丽的袍子也遮掩不了他的满肚腹的男盗女娼。他烦躁不安的神态和多日的阴雨交织在一起,弄得下手们在一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代表着欺人盗世,残无人性的人中之处的黑痣越发骇人,也许五六百年后小日本那鼻下的一绺黑须就是他的翻版。一时间以来,王都堂是诸多不顺:一是上级连连点他的卯,原因上缴的粮垧多济不齐;二是身体不适,心中郁郁寡欢,好像有一顽疾在胸;三是恶梦缠身,梦中常有王八压身,竟说贬贬贬。这使得王都堂不论是在家抑或是在府衙上都如疯狗般胡吠乱叫。昨天有个不会查颜观色的下属官员像狗黑子一样瞎着眼,询问赈灾的款项到了没有。王都堂是一脸怒气:赈灾的钱上边克扣得快没了, 老子到手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要纳两个妾和再造两处厢房的钱都不宽绰, 赈灾赈个屁!于是好一通的训叱。 那个下属成了王都堂顺手捻来的出气筒子,灰溜溜下去了。这半会儿,王都堂品了几怀不知那个下属贡上来的毛尖茶,气是消些了,可就想不明这不好的兆头出在哪里,就转问身边的师爷,是不是有啥事了?就在王都堂问这话时,那个自诩为佘太君的王都堂的老母刘氏捣着龙头拐杖步入正堂。呀呀呸!人家佘太君带得可是满门忠烈,满腔的爱国爱民爱江山社稷流芳百世的好帼国!你这个老婆昨个儿还在对小桃红丫唤动粗,那削尖的竹签扎得那才叫惨啊!小桃红含着泪咬牙切齿只怕是把你这老妖婆暗地里咀嚼了三遍也不止吧。究其原因不过是弄碎一个小杯子。要说你这老婆是喝人血的白骨精倒是正合适。

“儿呀,莫不是祖人祭日已到?”

王都堂忙叫人搬来家谱一查,正是!王都堂说怪不得这几日心中不畅,原来如此也,忙叫人准备祭祖事宜。

    王都堂祖坟在渡口上岸,据老辈人讲是祖人在梦里经一仙人指点的。梦里的仙人说这渡口向水,靠山,龙脉齐汇于此,是个出帝王将相的地方。第二天恰有一算卦的路过此地,那人和梦境中穿戴、打扮是一模一样,并且也如梦中人说的一样:此处为最好。于是那个王家先人便花了银两置下这片地作为墓地。说来老天也真应验了这一卦。自此,这一王家便日益昌盛,到王都堂这一代便是官至从三品,相当显赫。

     几天以后, 王都堂便率家眷浩浩荡荡地奔赴祖坟,谁知,有惊诧的一幕在等着, 从此让王都堂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