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摇曳狗尾草

http://www.jiahuxx.com/

 
 
 

日志

 
 

谁使我们中国人的“家”如此沉重?  

2011-01-15 16:1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使我们中国人的“家”如此沉重?

------为了“家”我们只得四海为家,而四海为家的我们却不得不常回家看看;

正是这频繁的流动,使我们身心更加疲惫不堪;

由湖北省工会组织《帮你回家》活动和《常回家看看》写入法律的随想!

文/汪华斌

今天碰到一个熟悉的记者,她说他正在组织《帮你回家》的活动;说有在湖北省而难以回家的人,都能够提前联系;因为湖北省工会出面组织的这次活动,估计能够帮上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我说那我们省在全国各地打工的人都能得到帮助吗,因为他们都想回家过年。因为在我们中国人的习惯里,过年了我们一定要回家;哪怕是回家呆不上几天时间,回家的意志竟然是那么坚强。然而每年过年回家都是那么艰难,使得家人与回家的人都身心疲惫不堪;这是为什么,过年都难回家是谁的错呢。

在湖北省工会组织《帮你回家》的活动中,我国的相关法律也把《常回家看看》写进了法律;从而用法律保障《常回家看看》。在这些事公布后,我身边的朋友竟然是质疑声;他们说如果是住在老人附近而故意不去看老人的,这的确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与法律的处罚;可我们社会实际是咋样,多数人是想留在老人身边都难;因为就业艰难成为我们社会的主旋律。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常回家看看竟然是那么艰难;因此我们社会难以常回家看看的不是老百姓没有孝心,而是我们社会要老百姓自谋出路的结果。在这样的社会,到国内外就业并不是为了发展;却只是为了生存。

首先我们今天的社会是一个自谋职业的社会,所以人才流动成为了我们社会的主旋律;也就是说在我们社会的任何地区除了官员是固定的外,其它的老百姓全部是自谋出路的主体。正因为如此,所以全国各地到处就业竟然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如我们现在农村一个湾子的乡亲,则是天南地北地打工。为什么,全部是自己的亲戚关系而安排的工作。如我老家这次有条高速公路,竟然就业的人是湖南省的人;为什么,因为这部分的承包人是湖南人;于是就安排自己老家的人来就业。而我们当地人竟然只能到外地打工,这就是我们今天社会的写照。在这样关系就业的社会,到处流动成为我们社会的主旋律。

其次是我们就业与户口的不对应,所以外出打工多年的人竟然户口还在农村;而且夫妻或子女两地分居的普遍存在。在这样的社会,人口流动是最多的了;平常有夫妻互探的,也有子女探望父母的;当然还有父母亲探望子女的。在这些无序而且杂乱无章的流动中;中国运输业得到了快速地发展。所以我们社会流动就业的人并没有致富,可运输业竟然先富了起来。再加上我国经济发展的地域波动性,从而使我国就业趋势经常出现候鸟式地集中流动。如某年集中在海南,又在某年集中在浦东;再在某年又集中到了北京。正是这地方经济的巨大反差,从而造成中国就业人口群体呈迁徙式地大流动。结果我们每年春节从就业高峰区回的火车票难求,而节后却是去的火车票难求。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人特别累的原因,身心俱动而且疲惫不堪还能心情舒畅吗。我就有这样的体会,每次春运总是到处找关系搞票;结果过年成为了比平常更累的时候。

当我们看到芸芸众生为回家而身心俱疲时,我们考虑的仅仅是车票紧张的问题吗;于是有的专家学者呼吁“为国为己,今年过年不回家”。甚至还有人建议推迟放假到元宵节,当然更有人重提提高火车票的价格以减轻春运压力;然而却没有人问一问,为什么我们不辞辛苦并不惜代价地一定要在除夕之前赶回老家;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回家;是因为家里有亲人倚门望归。老父母年岁已高,夫妻两地分居已久;孩子已经快忘了父母的模样。如果我们就近就业的话,我们能有这么多的愁绪吗;如果我们在任何地方就业而全家人的户口同步迁入,我们还能有这么多的辛苦吗。看来我们要回家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我们社会的问题;是社会使我们一家人天各一方,只有在春节方能一聚;我们要回家不是为了看乡间的小道,也不是为了农村家门口的溪流;因为亲人才是我们心中真正的家园。

在我们这个浮躁的社会,我们的竞争那才是真正的心酸;因为不公平不仅仅在就业上,而且提升或收入等全部都不是公平的产物。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在外一年的心酸需要到亲人面前倾诉;哪怕是在亲人面前的一声叹息,也是我们新一年的力量源泉。所以我们回家过年不是为了吃喝,而是希望自己疲惫不堪的心得到暂时的休息;因为在亲人的港湾里,哪怕只有一天或半天都显得如此弥足珍贵。在社会人与人之间变得佰生的同时,家庭与亲人的团聚竟然成为了不可替代的追求;所以外国人说我们回家过年就是我们的“朝圣”,我们的确是走在心灵的朝圣路上。

是啊!在两极分化的社会里,我们任何人的心灵都是不再单纯了;在功利的追求下,我们可能浑身伤痛;但我们无论如何痛苦,回到心灵的家园就得到了恢复。回家实际是拷问我们的各级政府,我们为什么要回家;我们的家在哪里,哪里才是我们的家。如果我们的东部与西部、城市与农村的投入更均衡,我们有必要到外地去打工吗。如果我们的户口与就业同步,我们还需要奔波而回家吗。为什么就业不公,为什么我们需要回家;看来这是政府应该思考的问题,而不仅仅只考虑如何回家以及要老百姓回家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