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摇曳狗尾草

http://www.jiahuxx.com/

 
 
 

日志

 
 

砍苞谷的风波  

2009-10-26 20:14: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驼背是个土得掉渣的庄稼汉,因为长年累月在地里刨食,所以腰一早就成月牙了。今年八月十四这一天,院子里的鸡子一拍翅膀,他就一屁股獗了起来,到庄南地砍苞谷去了。

     王驼背干活不孬,种自家的几亩地不说,还把别人的地给承包了。他常是说这年头种地不累,有车有机器,起个早“嘭嘭嘭”就完了。当然这里头还有个原因,前几年王驼背也好外出打工,可是往往大忙活一年了,贴上体力不说,有时连个回家的路费都拿不到。一回,有个老乡与老板论理,挨顿打不说,还气出个大肚子来,结果春上没过便不行了。因此王驼背就认准一个死理,外边千好万好不如在家好,挣得少是少了点,但得个落个!可就有一条秋收不好应对,太磨兑人了,下力气不说,就那几亩苞谷光砍自己也要拼上好几天咧!所以王驼背得趁早赶时儿,落别人家屁股后头事小,耽误腾地种麦事大。

    王驼背一下地便獗着屁股吭唷吭唷砍起来,不知不觉天灰蒙蒙到太阳热腾腾,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而身后呈现出一条宽宽的通道。这一搭地马上要到头了!王驼背往手心噗地吐一口吐沫,抡起蜀黍铲,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忽然,王驼背听到有人喊:“谁在砍苞谷?”一群穿着迷彩服的人向他跑过来,领头的是一张白脸。

    白脸是胡乡长。上半年因麦秸清理,光生麦就烧百十亩,落了个禁烧不力,结果受到撤职处分。胡乡长于是连连喊冤,找人找了一箩筐,才官复原职。这秋节禁烧时节一到,胡乡长心里就焦焦的,这回说啥也要禁得住呀,决不能再阴沟里翻船了!所以秋收一开始,就制定最为严厉的措施,推行秸杆还田清理责任制。甭说点了,就是砍苞谷杆也要先办砍伐证,预交压金,否则发现一起抓一起,每亩并罚当事人1000元。

    今天,白脸一早带领焚烧工作队在田里巡视,穿云破雾,从南半啦到北半啦,连个人影也没发现,正要打道回府哩,忽听梆梆梆有砍苞谷,忙带人去看,果真有个老汉在獗着屁股砍得欢哩!

    这会儿,王驼背头也不回,象没啥事地答道“我啊……有啥事?”

    啊,砍着苞谷还和没事一样!白脸一看,来气了,一边用手制止,一边吆喝着:“停停停,你不知道今年禁烧……不叫砍苞谷?”

    王驼背一怔,手中的活儿停下来了,用手一拍脑门:“呃,我的妈哟,咋把这一折忘了呢!”

    王驼背想起昨天贴在村子里的花花纸了,上面说今年不让砍苞谷杆了,要砍须先办证交压金,否则罚款什么的。当时王驼背还大惑不解,甚至于有点反感地吐了两口吐沫星子,“呸,又是不着边的歪点子!”自己种庄稼种了一辈子,在村里享有“庄稼活,不用学,驼背咋着咱咋着”的美誉,对农村啥事不熟悉!见过人偷庄稼法办的,拿别人的东西戴高帽游街的,哪会对砍苞谷怎么着的。今天又一心想着好几亩地的苞谷得趁早干哩——把这事忘到爪哇国去了。可是王驼背是个庄稼老粗,所以,就直肠子地说,

   “知道。”

    “知道你还砍?”白脸眼里有了慑人的光。

    “我砍也没点哇?”王驼背顺口把自己想的抖出来了。

    白脸脸腾地红了:上半年我栽了一筋斗,下半年还让我再栽一下?今天我不治服你我不姓胡!一发狠,“那么好说,先交1000块钱的压金。”

    王驼背脖儿梗一硬,“我未烧凭啥罚我?”老头想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未烧?谁能保证你不点,你带头砍了,以后俺咋管?”

    “该咋管就咋管!”王驼背两手攥拳,好像当年的刘胡兰一般。

    白脸两眼都红了,啊,是个硬茬呀!“走,到乡里学习去!”

    白脸上前用手扯着衣襟。王驼背骋着说:“凭啥叫我上乡里学习!”

    “凭啥?就凭你砍苞谷,凭乡里文件?”白脸一用劲,脖儿梗的筋便凸现出来。他和几个穿迷彩服一起,好拉扯才把王驼背拽上了车。

    到了乡里,白脸拿出乡里的红头文件一条一条地给王驼背念:每年因烧秸杆着多少生麦;烧死多少树;造成大气多少污染;又是怎样土地板结……王驼背一个劲地点头,这我都懂。

    “都懂,你还带头砍?”

    “我砍了不假,但我没点。”老汉还是说着同样的话。

    白脸气得眼也白愣起来,用手指点着桌子说:“你说里再光明正大,但你砍了,按规定就得掏1000块压金!”

    王驼背说没钱,家里有一个生病的女人,治病钱还欠着哩。

   “那就500吧。”

    “500也没有。”王驼背嘟噜着。

    “300!就这啦,没300甭想出来。”白脸眼很白声音很铁。

    村长来了,白脸说,罚他300,钱送来才放人。

    王驼背的女人从村长口中得知男人被抓了,先是骂,连连说你这老头子,我跟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后很是很疼地捶胸口,最后病奄奄地向邻里借,转了一圈还是不够,就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发愁。

    女人喃喃着,这咋办?忽听几只下了蛋的鸡子在咯哒咯哒地叫,就去抓鸡子卖。女人扑住了一只,余下的一个比一个飞得快,哧愣愣飞到地里。女人就跑着去追,谁知前面有一井,涉及慌忙地忘了,“扑腾”一声掉进去,死了。

    真是无巧不顾书。话说王驼背有个干儿子,好几年没来了,今年从部队转业到家,八月十五这天刚好来看看。发现干娘死了,赶忙报了案。

    白脸坐牢了。

    有人为白脸鸣不平,上半年一跟头,下半年一大跟头,倒霉呀!

    王驼背捧着女人的骨灰,眼里噙着泪,愤愤地说:我遭罪不说,女人却把命丧了——我砍苞谷,我惹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